重庆车位抵押贷款
大江東︱“藥”漫金山!上海這家工業區老樹發了新芽
发布日期:2021-11-06 10:17   来源:未知   阅读:

  備受矚目的2021上海國際生物醫藥產業周,於10月14日迎來一場重頭戲——上海灣區·生物醫藥港新型疫苗技術與產業發展論壇在上海金山工業區開幕,吸引了業界近100人出席。當前生物醫藥領域大熱的新型疫苗技術論壇,為什麼會跑到傳統工業區金山開?這樣的跨界,讓人好奇:金山工業區發生了什麼變化?為什麼短短幾年吸引了凱萊英生物公司、科濟制藥公司等50多家生物醫藥新銳企業去開疆拓土?大江東工作室近日探訪了金山灣區生物醫藥港。

  提到金山,人們首先想到的是地處上海遠郊以及石化產業。灣區生物醫藥港2012年成立之初,金山工業區健康產業公司總經理孫梅雲帶團招商,這個工業區的“園中園”沒少碰壁:論研發能力,你們拼不過張江﹔論產業集聚配套,比不過蘇州,傳統工業區想搭新興產業快車,有“車票”嗎?

  金山工業區新金山發展公司黨委副書記顧菊英卻了然於胸:“其實早在1995年,上海知名的液體制劑藥企長征富民落戶園區,其前身是1937年成立的上海怡和藥廠,生產出中國第一瓶玻璃瓶包裝的大輸液,是我國首家輸液專業生產企業﹔第一家將血液透析、腹膜透析、連續性腎臟替代療法引入中國的企業美國百特,就落戶金山工業區的前身朱行鎮,2003年朱行鎮升級為上海市九大園區之一,更引來一串優質藥企。”

  金山發展生物醫藥產業,並非無源之水。近年來,金山區圍繞上海市委提出的“兩區一堡”戰略定位,用好“資源利用效率評價”指揮棒,對優劣企業分別“激勵”和“倒逼”,讓好的更好、差的逐步退出。憑借工業底子和腹地優勢,建設“上海制造”品牌的重要承載區。

  可是,生物醫藥產業涉及幾十個門類,前沿技術更新迭代日新月異,灣區生物醫藥港要在哪條跑道上奮力撞線?

  孫梅雲坦言,金山工業區的產業轉型經歷過“撿到籃子就是菜”的茫然。有一次,好不容易招來一家跨國藥企,她興高採烈跑到市裡相關職能部門匯報成果,卻迎頭一盆冷水,“這種企業也能往健康產業湊數?”

  滿天撒網卻收獲寥寥之時,上海市圍繞“張江研發+上海制造”,提出建立張江與全市各園區之間產業轉移承接機制。經過十幾年積累,張江創新藥研發成果進入大規模產業化,受限於空間資源,一些急於擴大產能的藥企不得不“出滬”。金山眼前一亮:承接張江產業化需求,正好是金山工業區騰籠換鳥的契機!

  2015年,金山工業區與上海張江生物醫藥基地開發有限公司共同出資成立開發公司,推動金山工業區和張江區域聯動發展,陸續引進青賽生物、邁威生物等一批在張江研發成熟需要產業化落地的企業。

  今年4月,金山工業區請普華永道做了一次全面市場調研,給出金山工業區生物醫藥產業策略報告。“比較園區優、劣勢,為產業目標企業畫像,園區發展生物醫藥的指向性更加明確了。”孫梅雲說。

  近日,科濟藥業在金山工業區內建成的商業化生產廠房,迎重大政策利好 海南相关医疗概念股爆发取得我國第一張CAR-T細胞療法的藥品生產許可証。從簽訂落戶協議到獲得生產許可証,歷時4年,在該公司創始人李宗海博士看來,金山速度創造了先例。

  從眾多上門招商的園區中選擇金山,李宗海說了兩個緣由:“生物醫藥行業的競爭格局、生產成本,決定了高附加值產業留在上海才適合。這裡有生物醫藥行業必需的基礎研發、臨床實驗、行業監管等各方支撐。”另一個原因則是金山工業區提供現成、完備的廠房,省去大興土木的周折,節省了不少時間成本。

  “論惠企政策、人才補貼、產業配套,其實很多園區都差不多,企業投資不會隻看一個單項,一定是綜合評價,向著組合最優的區域去。”李宗海說。

  上海創稷醫療科技有限公司在張江研發重組蛋白、酶、細胞因子、診斷原料等產品,已有十年之久,完成了1.3萬余種重組蛋白的制備。2020年,該公司有一款蛋白酶產品成為制備新冠疫苗的原料酶,訂單雪片一樣飛來,想在長三角找個園區擴大產能,不是難事。多番比較后,創稷醫療選擇了金山,看重的是金山工業區毗鄰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近水樓台的研發潛能。

  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擁有高水平研究隊伍和完備的科研平台。金山工業區正與上海公衛中心共同聚焦疫苗研發等領域,形成前沿醫學原創項目創新、轉化、臨床和審評審批的產業閉環,這意味著園區疫苗、新藥成果轉化落地再提速。

  “招商的本質是招人才、招團隊。”孫梅雲深有感觸,科濟生物、創稷醫療這樣的行業新銳,帶來的不僅是一年幾十億的產值,更重要的是新型生物醫藥技術人才的聚集。以商招商,口口相傳,產業集聚不再是難事。

  從來沒有“躺贏”的投資環境,隻有持續在優勢上做加法,在劣勢上做減法,打好手裡的“王牌”。近年來,金山工業區通過直接回購、企業間收購、閑置用地認定等方式,完成10余家企業的回購收儲,總面積700多畝,為新產能騰出充足發展空間。

  金山工業區摸清不同成長階段企業不同的產業需求,陸續引進動物實驗服務企業、制藥外包服務企業等,完備產業鏈配套服務,並對園區內生物醫藥企業、研發機構及其他主體搭建的專業技術公共服務平台,按項目固定資產投資額的20%給予支持等一系列惠企政策。

  位於金山灣區生物醫藥港內的上海科濟制藥有限公司,科研人員研制創新藥。金山工業區供圖

  灣區生物醫藥港經過10年孵化培育,年產值隻佔整個金山工業區的年總產值10%左右,為什麼金山工業區要花大力氣培育?

  “從金山區將生物醫藥產業發展作為重點戰略已有十個年頭,十年磨一劍打造生物醫藥產業,有了初具規模的集聚度。但許多企業經過5-8年的培育,如欣峰制藥、司太立、漢維等一批企業相繼開始批量產出,有些企業甚至倍速增長。在‘十四五’期間園區生物醫藥產業將迎來爆發式增長,年產值將達到150億左右。”孫梅雲解釋道,生物醫藥產業周期長、壁壘高,產業培育需要耐心、恆心及堅持不放棄的決心。“以短養長、長短結合,發展生物醫藥產業的同時,也需要短期就能產生經濟效益的產業。但始終扣准的,是大健康這個大的產業方向”。

  孫梅雲說:“金山工業區的生物醫藥招牌還不夠響,我們就用園區‘店小二’的服務,去擦亮它。”

  去年4月,得知國內知名奶酪企業妙可藍多正在上海選新址擴產能,孫梅雲帶著團隊主動出擊。一邊和妙可藍多洽談,一邊在園區物色適配的廠房。當得知園區有家企業找不到銷路難以為繼,園區牽線,促成了這家企業把廠房租給妙可藍多。

  今年5月28日,妙可藍多在金山區辦理工商注冊登記時發現,其中一位股東信息有誤,需要重新認証。這位股東從上海市區快遞身份証到金山,金山工業區工作人員一早就在快遞網點門口守候,拿到身份証立即趕往工商局。當天下午,妙可藍多接到工作人員送來的營業執照,發現紙張都是熱乎的。

  金山工業區“全程代辦”服務,確保項目順利推進。原本計劃投資5億元的妙可藍多,把投資金額計劃追加到20億元。妙可藍多創始人柴琇感慨:“是金山快速響應,幫我們解決了產能擴大問題,讓我們下定決心要在金山扎根做大。”

  在上海莘庄擁有200平方米實驗室的田軍,出於成本考慮,原本打算把自主研發的產品,帶到浙江建廠投產。看准這一行業前景的金山工業區,不僅向田軍提供人才招聘,住房保障,全程代辦等服務外,還跑遍上海各家商業銀行,為田軍爭取到了8000萬元的產業貸款。

  “我們幾乎24小時在線,響應企業各種訴求。”招商專員劉陽記得,一次招商時,一家企業提出能耗的具體細則,因為太過專業,招商人員一時答不上來,隻能一個電話呼來園區環保部門。不到10分鐘,環保工作人員就趕到招商現場答疑。

  “不去同類型藥企扎堆的園區,而是去正在快速成長、產業鏈能夠相互支持配套的園區。”凱萊英生物集團副總裁高凱表示,該集團向南方戰略布局的第一站選擇了金山工業區,恰逢其時。在醫藥行業耕耘20多年的高凱看到的是,灣區生物藥港,正成為創新藥物的產業加速營地。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开奖直播现场

重庆贷款公司从事贷款行业数十年,服务客户上万人。公司主营业务房产抵押贷款,银行抵押贷款,汽车抵押贷款等。贷款我们是专业的,重庆贷款找我们,想贷你就贷得到。